花人:哪怕住一个月450块的出租屋也要去花店买

作者:18新利体育 发布时间:2020-07-03 17:02

  现在人们提到花道(英语:Ikebana),第一印象就是和茶道、香道一样,是日本传统艺道的一部分,是一种用活植物花材造型的艺术,又称华道、日式插花。

  其实,日本花道最早来源于中国隋唐的佛堂供花,随后传到日本,经过漫长的发展和创新,花道经历了古典插花艺术、自然主义插花艺术和现代插花艺术三个阶段,形成上千个流派。其中现代著名花道主要分为三个:池坊流、小原流和草月流。

  起于中国又传回中国,目前国内花道多是向日本这三大流派学习。其中小原流这一19世纪末由小原云心创立的,崇尚自然主义,更具备生活气息的插花流派在国内发展得最好。相比花道在日本被作为女子教育的一部分,现在花道也开始成为中国年轻人的生活方式。不仅越来越多的年轻人专门学习花道,还有年轻人专职做花塾。

  在山东济南的雅文化圈,有一群年轻的“花人”,两三个80后,其余都是一水儿的90后。2014年他们开了一家生活美学空间“荼草作”,下设茶事和花塾两个部分,教人学生活里的茶道和花道。经营两年多以来,经营团队扩至10人之多,注册学员也越来越多。

  “荼草作”的创始人是85后妈妈殷雪菲,说线后还有朝气。这是她第一次创业,原本学音乐教育出身,毕业进一家大型报社负责做茶叶博览会,回想过去的自己,她形容是“工作了6年,有5年都在抱怨”。和同事们一样,大家不喜欢公司存在的很多问题,但大家一边抱怨一边留在原地,因为利益和福利的诱惑。

  一次升职加薪后,殷雪菲在出差的火车上想了一路,“再抱怨下去,我就消耗殆尽了。我总是蒙着头就往前冲,从来没有思考过,我自己是谁,我到底喜欢什么,我擅长什么。”经过仔细考虑,她决定辞职创业,专做茶和花。“因为之前做茶博会,我有一定基础,当然我知道自己的阅历和知识不如同行,但是我有自己的特点,我要引领一种年轻的生活方式,用年轻人的思维方式影响别人。”

  “荼草作”开得红红火火,成功招揽了很多年轻学员。但在当地的雅文化圈里,他们并不是特别招人待见。

  有一次,1985年出生的殷雪菲代表“荼草作”正在录制一档电视节目。突然,端坐在席的圈内专家问了她一个问题:“作为一个做茶的女孩,你怎么能穿成这样?”低头看看自己的打扮,没什么夸张的配饰或发色,只是一件黑色露臂短礼服。殷雪菲恍然大悟,她终于明白为什么不招同行待见了。

  “因为我们和同行不一样,我们都不穿统一的茶服,而是在网上放很多拍得美美的茶啊花啊,还发有趣的文字,吸引很多年轻人过来学习。可能有人就看不惯,觉得这么博大精深的茶花文化,岂是你们几张照片,三言两语就能说的?会觉得我们降低了门槛,把文化搞得浅薄了。”殷雪菲觉得很奇怪,虽然承认在水平和业务上,团队能力不是最拔尖的,但“我们很年轻但并不妨碍我们成长。不能因为我们年轻就错失这么个机会”。

  1992年出生的露露学工商管理出身,因为喜欢花儿草儿加入“荼草作”团队。同学们有进银行的,做公务员、教师的,只有她被当成了外星人看待,被劝“赶紧收收心,做点正事”。但露露觉得和花草在一起,研习花道,让自己内心更开阔了,更热爱生活。“以前我比较忧虑,想得很多,现在欲望不会那么多,内心更开阔。我走在路上经常观察植物,发现自然界中最自然的一面就是最美的一面,学会了对自然充满敬畏。”

  很多青年初学者的动机,大多含有晒秀炫的成分,有学员经常问,花道到底是什么?花道有什么用?刚接触花道时,殷雪菲也是一无所知,经过3年的学习,插了几千盆花,她对花道也慢慢有了更深的认识。

  花道并非植物或花型本身,而是一种表达情感的创造,和诗歌、绘画、音乐等其他艺术形式一样。“诗可以咏志,借花也可以言情言志。你选择哪一种花,哪一种形式插花,都是你自己的肖像。

  不同思想都隐含在里面,你是怎么体认大自然和生命的,是怎么看待宇宙和世界的。花道首先是一种道意,和西方插花不同,东方插花讲究意境,讲究修心,培养身心和谐、知节有礼。”殷雪菲一脸宁静,气质温婉,好像很难发脾气。

  在具体的插花过程中,首先讲究“拣择”,根据每一朵花的客观形态来处理,其次修剪要懂“取舍”,取舍意味着清晰和生命力,还要讲“位置”,怎么样才能让每一朵花都能各得其所。殷雪菲摸索出了最好的办法是“自然主义”,顺应它们原来的姿态,自然而然地重现自然美,展示它们的植物属性。

  很多人一听“花道”,下意识觉得这是有钱人的游戏,不是一般人可琢磨的奢侈行为。殷雪菲解释说这是一种刻板印象,她实际接触下来发现,真正学花道的还不是有钱人,大部分是中产群体。“有钱人还不来学这个,没有这个意识,中青年的中产人士有这个意识和圈层。”

  殷雪菲很喜欢《道德经》中的一句话,“有之以为利,无之以为用。”她觉得,花道精神就是对无用精神最好的诠释。“有一个B超室的医生,工作压力大,爱买东西,爱办卡。在学习花道后,学会了断舍离,断掉了很多不需要的东西,对生活的质量有更高要求,开始注重仪式感。还有一个很固执的学员,穿衣只穿白色,插花只挑白花,后来变得包容性更强了,更柔软了,也开始穿花色的衣服了。”

  殷雪菲觉得花道对自己最大的改变是,学会了“尊重”,“尊重每一朵花,顺应花的个性,往大了说是尊重万物荣衰和天道交替。花和花尚且不一样,待花如待人,自然也会更尊重身边的每一个人。”

  在整个圈子里,殷雪菲团队做的一点都不高大上,反而是很接地气,更生活化。茶做的是生活茶,花做的不是茶室花或佛前贡花,而是适合现代空间的生活花。甚至对花器都没啥特殊要求,哪怕是个小盘子,只要能蓄水就可以插花。相比较音乐、舞蹈等需要一定天赋的艺术,花道算得上是接触美的门槛最低的艺术。

  “很多人总爱在文化领域里讲花,但其实花道就是生活,一点都不隔,门槛并没有想象得那么高。花道是一种生活美学,任何植物、任何容器都可用来插花,任何人都可以漂亮地完成插花,并没有什么高下之分。”殷雪菲感觉在花道浸润下,自己对生活美感的觉察度更高,成为众人眼里“能折腾”,比“90后还有朝气”的妈妈。

  花道不是多么高大上的悬空之物,而是关乎日常生活的。殷雪菲说自己更热爱生活了,哪怕住一个月450块的出租屋,也要去花店买包装纸贴墙上,去市场买布做漂亮窗帘。她拿出一张团队合照,在典雅的花塾里,一排青年男女姿态各异,笑得奔放,“没有穿宽衣大袍,我们要用青年人的朝气和能量影响更多的人。”


18新利体育